罗建和一进来,就看到了那张压在烟盒下的十元法币。

“先生,这有人吗?”罗建和客客气气的问了一声。

“没人,请坐。”孟绍原微笑着说道。

罗建和坐了下来,摸了摸身上,然后自言自语一句:

“哎呀,忘记带烟了。”

“抽我的。”孟绍原把烟盒推了过去。

罗建和从里面拿出了一根烟,点着,然后把烟盒下面的半张钞票拿出来,和自己手中的对比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他把烟盒推了回去:“先生是做哪行的?”

“教书的。”

“啊,那真的是先生了。不知道先生最喜欢看什么书?”

“诗经。”孟绍原知道正式开始了。

“啊,我也喜欢,先生最喜欢里面的哪几句话?”

空气少女瞪大双眼小秀性感

“葛之……覃……兮嘆,施于中谷……嘇,维叶……萋萋……嘊。黄鸟于飞……嘋,集于灌木,其鸣……喈喈嘍。”

孟绍原磕磕巴巴,念到忘记的时候,还要拿出那张纸条看一下。

罗建和笑了,压低声音:“实在难记,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。”

他一点都不起疑,让一个日本人记住这些太难了。

“是啊,太难记了。”孟绍原叹了口气。

罗建和朝周围看了看:“说吧。”

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罗建和一听完,掏出钱:“这顿我请。”

孟绍原一句话没有说,深深吸了口烟……

……

“大爷!”

“八爷,什么事那么急着把我找来?”

“我们抓到了一个日本人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

“这次不会弄错,真的是日本人。”

老兄,老表,你别莫名其妙的给我又抓啦一堆不相干的人啊。

孟绍原都有些头疼了。

本来利用袍哥,为的只是打草惊蛇,可他们办事那是真的认真尽责。

人家都这样了,孟绍原也振作了一下精神:“人在哪?”

“带上来!”

没一会,那个被抓到的就被带了上来。

不对!

一看到这个人,孟绍原立刻发现了问题。

这个人看起来很慌乱,可分明是装出来的。

他的眼神,极其镇定。

尤其是他装作被吓得身子直抖,可是双腿纹丝不动。

没准,徐老表真的抓到有价值的鱼了。

“各位大爷,大、大、大爷……我、我是个安、安分的人啊,我、我没钱、没钱啊。”这人一进来便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徐老表掏出了一把手枪,用力往桌子上一拍:“你一个正经人,身上带着一把枪?”

“我、我捡到的,真、真的捡到的。”

“这个呢?”徐老表又掏出了一盒日本“樱花”牌香烟:“这个也是你捡到的?你抽这种烟吗?”

“我、我捡到了一、一个包,里面、里面就是这些。”

“放屁!”徐老表放声骂了出来。

孟绍原忽然有了兴趣。

徐老表不是这种心细如发的人啊?

不是他抓到的。

孟绍原问了声:“八爷,谁抓到的他?”

“邢丹宏,外号小丹子。”徐老表回答道。

“他人呢?让他进来。”

孟绍原趁着这个时候,笑了笑对这人说道:“你竭力装出非常紧张害怕的样子,甚至还口吃了。可你知道一个人真的紧张害怕时候口吃是什么样吗?他的咬合特别严重,是心理极度紧张造成的。可你说的不连贯的那些字,看起来结巴,其实是通过顶住牙齿发出的。”

这人脸色变了变,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。

孟绍原淡淡地说道:“别和我说谎,也别在我面前演戏。”

小丹子邢丹宏被叫了进来。

看起来,他二十岁都不满。

“多大了?”

孟绍原问了声。

“十八了。”小丹子声音很响。

孟绍原指了指这个人:“你是怎么发现他的?”

“香烟,日本香烟。”小丹子大声说道:“本来,在重庆有不少的日本香烟,这种是樱花牌,日本人最喜欢抽了,卖给中国人的,和卖给日本人的不一样,日本人抽的,都是十根装的。”

孟绍原点了点头,这和上海的情况差不多。

“后来抗战爆发,重庆市民全体掀起抵抗日货的行动。”小丹子继续说道:“这以后,日本烟就看不到了,尤其是这种十根装的樱花牌,早就绝种了。今天,我看到这个人抽的居然是樱花牌香烟,还是十根装的,就立刻通知了八爷!”

“好!”孟绍原越看小丹子越喜欢:“你观察的很仔细,以后别跟八爷了,跟我吧,八爷,怎么样?”

徐老表哪里在乎:“大爷要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。”

小丹子大喜,自己居然能够跟着坐堂大爷了。

孟绍原把目光落到了那个人的身上,看了看他,又说道:“八爷,你给我去找点竹签子来。”

“大爷,要竹签子做什么?”

“我想试试,把竹签子一根根订进人的手指甲缝里会是什么滋味的。”

……

惨呼声一秒钟都没有停止过。

徐老表面上的表情,那是难以言表。

都说袍哥厉害,可和这位坐堂大爷一比,那根本就是在玩过家家啊。

军统的人,真的不能得罪。

你看看被受刑的这个家伙,还有一点人样吗?

孟绍原来到了这个人的面前:“愿意说了吗?”

这个人拼命的点着头。

“八爷,清场,谁都不许在这里。”孟绍原立刻下了命令。

“是,全部出去,全部出去。”

徐老表大声吆喝着把人轰了出去。

“大爷,我就在外面,有什么吩咐您叫我。”

“八爷,谢了。”

孟绍原掏出一根烟,点上,塞到了这个人的嘴里:“说吧。”

这个人用力抽了几口烟:“我叫一色目庆,你们说的日本特务。”

“别停,全部都说出来。”

“我受下田信直接指挥,前段时候,下田信说发现有人在到处找我们,其中就有袍哥的,因此,他决定转移。今天,我是去购买一些生活用品的……”

孟绍原听的非常仔细,等到他全部交代完了,才问道:“你们那里,有没有一个叫北冈麻智的?”

“我不清楚,我说的都是实话。”一色目庆不敢隐瞒:“但是那里,有个人,下田信对他毕恭毕敬,好像有一次,我听到他叫对方是‘北冈阁下’,但是不是你要找的人我就不太清楚了。”

孟绍原精神大振,立刻掏出了北冈麻智的画像:“你看清楚了,是不是这个人?”

一色目庆仔细盯着看了一会,然后很肯定的点了点头:“没错,是他!”

北冈麻智!

到底还是有下落了!

“你们住在哪?”

孟绍原迫不及待的追问。

“中山路东大道,太平路……6弄281号……”

“八爷!”

“大爷,来了。”

孟绍原一指一色目庆:“派人把他送到我那里去,一定要确保他活着。”

“是!”

……

军统局,行动科。

“报告孟科长,你要的人都到了。”

“李之锋呢?”

“报告长官,李之锋奉命报道。”

“人都准备好了没有?”

“报告长官,全卫队十人已经做好准备!”

“准备收网。”孟绍原杀气腾腾:“王南星,你继续负责盯着罗建和,还是那句话,没有我的命令,不许惊动他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“老腊肉,带着你的人,立刻在太平路6弄一带布防。记得,全部化妆布防,千万不要暴露!”

“是!”

“李之锋,你的卫队全部携带武器,准备跟我展开抓捕!”

“是!”

李之锋精神大振,可算是等到这一天了。

要不然,再歇下去人都要歇懒了。

孟绍原看了一下时间:“行动!”

……

“卤鸡翅、辣子鸡……卤鸡翅、辣子鸡。”

老腊肉在那叫卖着。

边上,是孟长官特别指名一起参加行动的唐章。

唐章在那扮成了一个卖水果的。

周围,起码有二十几个便衣特务。

唐章有些兴奋,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参与那么重大的任务。

两个人走了过了,称了一点水果,临走的时候,还特意朝唐章看了看。

老腊肉立刻有些警觉起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几辆轿车呼啸而来,在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路停下。

孟绍原和同样穿着便装的卫队从轿车里出来,分散开来,漫不经心的朝这走来。

“怎么样?”

来到老腊肉的摊子前,孟绍原神色自若的问道。

“没有什么异常……您要卤鸡翅?好勒。”老腊肉是标准的老油条,一副做小买卖人的样子:“就刚才有两个人到唐章那里买了点水果,对看了唐章几眼,我担心会有什么问题……您的卤鸡翅好了,您拿好,哎,谢谢老板。”

打开袋子,孟绍原拿出一个卤鸡翅吃了一口。

这是信号。

“砰”!

就在这时,一声枪声传来。

“谁开的枪!”

孟绍原面色大变。

“不是我们!”李之锋赶紧说道。

“砰砰砰”!

接二连三的枪声不断响起。

一个冒充成擦皮鞋的特工当即中枪身亡。

“不好,暴露了。”

孟绍原急忙一弯腰,躲到了老腊肉摊子后面:“李之锋,冲进去!”

“走,走!”

这个时候,李之锋和他的人立刻显示出了他做为一个老兵的素质。

他们没有急着向对面发起进攻,而是迅速抢占了有利地形。

一边还击,一边有序的向前推进。

fpz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