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晨十点多钟。

历战正在屋内跟齐麟商讨训练计划的时候,王天辉突然推门走了进来,敬礼后喊道:“参谋长,副旅,远山那边又他妈搞事儿了。”

对方搞事儿,是大家意料之中的,因为对方来索要何五无果,并且何太勇还被打了个嘴巴子,那他们是一定不会服的。

历战脸上没啥意外的神色,只皱眉问道:“搞什么事儿了,又袭击士兵了吗?”

“这回没有。”王天辉摇头:“上回的事儿发生后,我们士兵的警惕性都很高,而且各轮岗轮值的点也增派了很多人手,他们估计也不敢贸然弄。”

“那是什么问题?”齐麟插了一句。

“他妈的,这帮人在川府公路线上挖大坑,现在车根本没办法通行了。”王天辉咬牙切齿地骂道:“咱们的补给车,运送建材的车,部进不来。如果绕路走的话,途经周边生活村,人家说了,一台车五千块钱,少一分都不让过。”

“不是,他们把路刨开了,那自己运送货物的车怎么过啊?”历战不可思议地问道。

“他们可以从其他生活村过啊,宁可绕路走,也不让我们舒服了。”王天辉咬牙说道:“这么干有点太恶心了。”

从七区往川府这边进,就只有一条公路线是可以走的,其他的路段是坑和雪壳子,小车可以过,但大车根本走不了。所以路被刨开了,混成旅大批运送物资的汽车,就没有办法行进过来,而走其他的路段,人家生活村是要收费的。

有人可能不太了解,说生活村有啥资格去收费呢?

其实这就跟纪元年前,很多三不管路段道路残破,老百姓通过村子或城镇,自发修路后,拦在路边强行收过路费是一个道理。

清纯少女超短t恤露腰清新可爱写真图片

路是老百姓集资修的,你大车从这儿过,把路压开了,那损失的是当地老百姓的权益。所以他们拦路收费虽然没人许可,但执法部门也管不了。直到后来高速逐渐开通,这种事情才变少了,因为大车都走那里了,也很少有从底道过的。

现在川府地区的情况,就跟那时候差不多。路都不是政F修的,而是各地段生活村的民众组织,一块出钱修的,为的是便利所有人,可以让商路畅通,所以他们拦路收费,也是合情合理的。

只不过,一台车要五千块钱,那绝对是奔着恶意制造摩擦来的。

现在流通货币的购买力可跟纪元年前不一样啊,五千块钱相当于过去的五万了!

历战想过对方会找麻烦,可没想到会这么恶心,连唯一一条的通商公路,他们都刨了。

王天辉松了松领口,阴着脸继续说道:“还有个事儿,也很麻烦。”

“什么?”齐麟问。

“周边生活村,以及远山生活镇的所有商铺,都拒绝卖给我们货物。”王天辉拧着眉毛说道:“今天后勤那边,下山想买几组卡车配件,还有一些办公用品,但你给多少钱,人家都不卖你,看见是穿军装的,直接就撵人,多说两句他们还要动手。”

历战听到这话,眉头紧锁。

“不穿军服就完了呗,换便装去啊!”齐麟说了一句。

“没用,你是生脸,商铺直接要你地方身份证明,才能卖给你货。”王天辉摇了摇头。

“他妈的!”齐麟心烦意乱地骂了一句,叉腰站在原地,非常无语。

此刻,三人都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商铺拒绝卖货这事儿,看起来好像并不算什么大事儿,可要细想想的话,它却比道路被刨更为棘手。

两千多人的混成旅在这儿驻扎,吃喝拉撒不可能靠军用补给来维持。

打个比方,你营区的灯泡坏了,水桶坏了,那不可能也让七区,八区,或者是九区专门派两台车给你发货吧?

这根本不现实啊!

生活上的一些用品,小物件,还是要靠本地资源解决的。那远山生活镇玩这一手,等于是把混成旅困死在了山上,一点资源都不放给你,那两千多号人咋维持基本生活啊?!

“得给小禹打个电话,这么搞不是长久之计。”齐麟叹息一声:“他妈的,这个地方真是邪了门了,软的不行,硬的也不行,难搞啊!”

……

远山生活镇内,联保大队内。

索爷坐在椅子上,笑呵呵的冲着众人说道:“混成旅不急,我们更不用急,就这么耗下去,我要让秦禹主动下山,跪着把何五放了!”

何太勇抿了口茶水,竖起大拇指冲着索爷说道:“这个办法比跟他们打仗还管用,两千多号人趴在山上,补给进不来,本地资源又一点都拿不到,我觉得他们连一个月都扛不住,肯定得服软!”

“秦禹光跪着把何五送下来还不行。”另外一个胖乎乎的中年,插手说道:“咱还得让他们赔钱,他们打远山不能白打啊,至少掏两千万,这事儿才能谈!”

索爷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行了,这事儿就这么搞了,你们给我记住了,在这期间不要主动和混成旅搞起摩擦,让他们有火没处撒,这是最理想的状态!”

“哈哈!”

众人闻声一笑,室内气氛欢愉。

……

八区燕北。

秦禹刚一下飞机,就接到了历战的电话,对方也话语简洁的把川府地区的情况跟他汇报了一下。

秦禹听完后,脸上竟没有多少意外神色,只话语平淡的嘱咐道:“你去找一下枭哥,让他跟老齐谈,我们运送建材和补给的车队,在外围停一下,让老齐从他家那边调一些小货车,分批次,绕路把东西送进来,做的动静小点!”

“这得多麻烦啊。”历战言语急迫的说道:“而且这么干不是长事儿啊!”

“我在燕北大概会停留一周左右的时间,一切事儿等我回去解决。”秦禹声音沉稳的说道:“他们这点流氓招数,我心里是有谱的,你按照我说的做就行。记住了,山下那边的商铺不卖给我们货,就不要让后勤那边的人再下去了,也不要跟他们起什么冲突,暂时不理会就是了。”

“好吧!”历战点头。

“没事儿的。”秦禹笑着宽慰道:“我在待规划区的时候,遇到的恶心事儿比这不知道要多多少,不用上火,我走之前就考虑过这个事儿了。你们在家把士兵的情绪维持好就行,等我回去。”

秦禹身上有着一股子到啥时候都能让人感觉踏实的魅力,所以原本情绪很悲观的历战,一听到他这话,反而放心了不少。

二人结束通话后,秦禹迈步走出机场大厅,一抬头就看见了顾老狗!

“哎呦,大哥,你可真是想死我了!”秦禹迈着小碎步,非常亲切的冲了过去,一把就搂住了顾老狗。

顾言莫名打了个机灵:“你……你他妈的千万不要这样称呼我,我哆嗦,兄弟!”